快捷搜索:  captain marvel  test  strache  kent vol 7  NARUTO  rondo  cdkend  Randy benjamin

三年前他也开始秘密研发软件平台——透传云

  一方面是新时期国内对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渴求,各种工业互联网政策和文件的陆续发布,另一方面是相关主题的展会和行业会议的助推,以及各种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不断面世,使得当前的工业互联网行业相当热闹。

  据行业人士统计,目前国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共有290多家,具有一定区域、行业影响力的平台数量已超过了50 多家。这其中,既有传统工业技术解决方案企业谋求转型构建的平台,例如航天云网、海尔、树根互联等,也有大型制造企业孵化独立运营公司,例如TCL、富士康、徐工、中联重科,还有各类创新企业依托自身特色打造平台,例如索为、安世亚太。

  而「有人物联网」,是专注于工业级通讯技术的企业,却于三年前秘密研发了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平台——透传云,如今其产品形态已形成模组、终端和云平台三大板块。近日,雷锋网(公众号:雷锋网)特地专访了「有人物联网」CEO古欣,并向古欣请教了工业级通讯技术企业做工业互联网的思路,从「有人物联网」的泛工业布局,剖析了当下工业互联网的现状。

  一般来讲,工业互联网平台架构可分为四层,分别是设备层、网络层、PaaS层和SaaS层,而网络层作为承上启下的关键一环却很少受到关注。

  「有人物联网」作为通讯模组和硬件设备的厂商,为何将自己定位为工业级通讯专家,专门做泛工业的连接?工业级和商业级的通讯模组到底有何区别?

  雷锋网了解到,相比于商业级的通讯模组,工业级的技术要求更高,市场需求也更为迫切。两者相比,主要在两方面存在较大差异,其一是模组的温度范围,商业级的线摄氏度就可以了,但工业级的线摄氏度;其二,在稳定性方面,商业级模组在遇到故障时,可以通过断电重启进行处理,而工业级模组是要求7×24小时是不能断电或不能重启的。

  工业场景中,我们所要用到的连接技术多种多样,既有有线连接,也有无线连接,例如: 以太网、GPRS、2/4/5G、蓝牙、NB-IoT、LoRa等,需要不同类型、不同传输速率的连接技术来满足各种应用场景的需求。

  对于工业现场来讲,以太网的连接方式较为保险和可靠;而GPRS、2G的市场份额正处于逐步萎缩的状态;4G由于整个通讯基站和相关技术,以及运营商环节非常成熟,再加上2G退网的倒逼,使得4G模组的用量得到进一步增长;而蓝牙,尽管其模组出货量是比较大的,但在工业场景中基本上是用来做一些工业设备和一些参数配置,近距离读取参数时会用到这些技术的产品。

  5G商用牌照的颁发,中国5G进程大大提速,解决了车联网等物联网应用中缺乏高速率、低时延连接技术这一难题。在工业现场中,由于一些设备对于实时性要求比较高的,可能用到5G的一些特性,例如低时延,所以在这些方面传统的一些连接方式可能会不太适合。

  目前,国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共有数百家,全球范围来看,数目就更多了。宏观上讲, 平台模式、平台经济正在持续变革和颠覆传统工业形态。

  首先是颠覆了传统工业软件研发体系,GE、PTC、西门子、华为等平台企业纷纷打造云端开发环境,构建开发者社区,引入低代码开发技术;再者,变革了传统工业企业的竞争方式,企业竞争不再是单靠技术产品就能取胜,已经开始成为依托平台的数字化生态系统之间的竞争;然后是重新定义了工业生产关系与组织方式,打破了产业、企业之间的边界,实现了生产方式和管理方式的解构与重构。

  据了解,「有人物联网」除了做各种工业级通讯模组和设备,三年前他也开始秘密研发软件平台——透传云,致力于打造软硬件一体化的连接。在该平台上用户基本上不需要做编程,即零编程实现物联网系统,使得用户通过透传云,加上硬件直接连接自身的设备之后,就可以通过简单的配置,实现一整个物联网化的系统。

  雷锋网了解到,这个平台的一个最小单位是六台服务器,会有连接管理数据库,然后包括还有API前端,还有就是它的这个设备不是连接成管理层,然后数据层、业务逻辑层,它是完全做了一个分离,就是说可以做到一些热备份,可能某一台机器宕掉了,但对整体的系统是没有影响的。

  关于这个平台具体应用的工业场景,古欣表示,主要是两类,一类是数据采集、存储和报警,另一类是实现反向的控制和预测性的状态监测。例如「有人物联网」透传云平台打造的电力物联网解决方案,可以实现电力数据随时随地查看、管理与分析,二次开发软件数据分析并主动预测,挖掘电力设施的潜力和价值,并进行智慧选择。

  我觉得先把现在想做的功能做到稳定可靠的采集、存储、展示和控制,就已经是一个比较大的胜利。从我的思考来讲,就是部分客户其实也不太需要什么太大的概念性的东西,只要能实实在在解决他的一些问题,比如说工作人员不能到现场或不方便去现场的情况下,希望借助平台去管理这些设备,此外在设备出现异常的情况下,可以及时报警告知工作人员,其实这对于用户来讲就是很大的价值。

  工业数字化领域,自GE在全球范围内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并推出Predix以来,工业互联网一度成为工业4.0之后的又一高频热词。

  在中国,与工业互联网发展有关的基调如出一辙地积极而正面,不管是传统工业软件企业、工业制造企业,还是互联网公司,都对其持认同和乐观的态度。

  近年来,尤其是2019年,工业互联网更是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,成为促进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的战略任务和发展重点,促进新旧动能转换和制造业转型升级。

  改造升级面临的风险。适合部署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都很庞大,或是已具备相对成熟的信息化和自动化应用,对它们来说,任何新技术的采用都可能导致产线改造甚至停工,这是存在风险的,同时成本不菲;工业是深度定制化的。工业领域不同行业的差异化明显,企业间存在很强的个性化,而工业企业的竞争优势在于它们的行业积累,每一个细分领域的专有知识都是无可取代的。如果要编织一张集大成的工业互联网,意味着需要对工业领域不同行业不计其数的生产、服务、管理特性都有着深刻的洞察和理解,单凭一家工业互联网厂商是难以做到的。那么在技术层面,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情况如何?带着这个疑问,雷锋网特地向古欣寻求了这个问题的答案。古欣表示,

  工业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已经发展得较为成熟,能满足行业的需求。其实对于一个行业来讲,够用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,意味着更新的技术是很难再推进行业的发展,比如手机,如果运行速度已经够快了,即使再快一点,你也不会有动力要快50%,也不会有动力说为此再去换一个新的手机。

  同时从整个通讯行业来看,以太网、光纤,还有4G,对于这种工业现场来讲,其实它也是一种够用的状态,并不是说应用场景在推着技术继续向前发展,而是因为技术发展了,反过来我们再去想哪些地方能用这个技术。这是目前我观察到的行业技术现状。

  此外,从行业本身来讲,有一种外热内冷的感觉,就是行业以外的人觉得这个东西很好,特别的热门,国家在推这个东西;然而,真正到企业主那边,到真正的现场来讲,用户可能还是不太认可这个东西的投入产出比。同时,我们所谓的工业自动化、工业物联网的一些项目,它的产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有限的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